二战后的意大利:一个罐头便可以让贵族女性跟士兵发生交易

二战后的意大利:一个罐头便可以让贵族女性跟士兵发生交易
二战后的意大利:一个罐头便可以让贵族女性跟士兵发生交易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pengfei.com/,那不勒斯

战争永远是肮脏而卑劣的,只要是在战争之中,就永远会有伤亡,有流血牺牲,也会有许多平民百姓无辜受难,因此我们都呼唤和平,背弃战争,渴望着安宁、温柔的生活,反战主义的情绪总会在一次次的战争中被挑起,总会一次次的冲破铁丝的束缚,走向生死存亡之际的号角,堵住那些狰狞的面庞、邪恶的嘴脸。

我国曾经在一次反法西斯战争中,付出了惨重代价,虽然最后仍然努力的赢得了战争的胜利,打跑了侵略者,成为了在战争中胜利的一方,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牺牲的人、在南京大屠杀中死去的亡魂,依然是我们民族永久的伤痛。

而在二战时期,德国等战争中的国家,同样是百姓不得安生,甚至因此蔓延、滋生出了无数肮脏的交易。当年是在1945年5月9日,柏林二战结束。但是可悲的是虽然二战已经结束,有些灾难却远远没有结束,因为这些道德扭曲的灾难,当时很多人都想着要自杀,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土地上,他们思索着,只有离开这个人世,才能避开苦痛,纵身一跃真的能解决问题吗?至少在当时是能解决问题的,毕竟太过饥寒交加的时候,如果没有办法获得食物,似乎只有天堂里才有最好的食物。

如果在危难之中,自己是否会泯灭了人性,甚至为了别人的食物而去杀人?大多数人都对这个问题抱有否定的答案,他们认为肯定不能,至少对于他们来说是不能,因为杀人无论在任何一种情境下,都不是一件好事,都是极其恶劣的罪行,但对于当时那种国将不国、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时候,这其实也是一种困扰。道德好像在生死面前,就显得不那么重要,有人能在和平年月恪守准则,但是在这种充满矛盾、动荡和不安的时候,似乎唯有忽视道德才能生存。

饥荒带来的焦虑,从战争结束前的两年就开始了,那是在1943年7月,盟军登陆西西里岛,攻破了那不勒斯市。盟军还有食物供给,毕竟他们有后援部队和战略支持,而在那个时候,西西里岛的人们却已经陷入了一派可怖的饥荒,没有食物,没有供给,宛如困兽一般。

当时一些领到罐头的士兵们,也因为了解这些百姓的生活条件,心里突然萌生了一个极其邪恶的主意,这个主意,就是用自己的食物,去交换他们一些十分宝贵的东西。当时他们经过多方打听,得知在城内一座建筑物里面,藏着很多的贵族女性,她们在躲避战乱,曾经身份高贵无比的他们,现在落魄得跟寻常的街头流浪汉毫无异样。

此后,士兵们就带着罐头走进了建筑物,他们扫视了一眼这些贵族女人,这些女人们曾经作为贵族血统,长得都是十分美丽的,甚至是有一种精致雕塑一般的感觉,审视他们的每一眼,都像是暴殄天物。但是偏偏战乱无情的侵蚀了他们的家园,让他们只能变成这样一个落魄的模样,士兵们对此感到非常满意,在一般情况下,他们是根本跟这些女人无法沾边的,还好有战乱的发生,让他们居然跟这些人,都有很亲密接触的机会了,而且,还是在自己占据优势一方的状态下。

他们为此不由的满意的笑了,并且一面笑着,一面像是施舍一般,蹲下身将罐头扔了过去,随后朝着女性们走了过去。一切交易都在一种沉默无声的状态下进行的,就像是一场雪,静静的消融着、融化着,从来没有人说,这场雪的纯净应该被玷污,但是有人踩了几个脚印上去,它们自然而然就脏了。

后来,敌军们离开了,而藏身在建筑物里的这些女人们,各个脸上都充满了悲哀,各个都沉默不语,曾经他们是骄傲的,而现在他们是绝望的,敌军已经完全折损了他们的骄傲,而且如果把镜头聚焦于这些女人微观的面孔上,会发现他们每个人都曾有一个故事,这故事被那些来自异国的士兵,书写得如此残忍。蹲在墙角低垂着头的那个女人,曾是西西里岛一颗闪耀的新星,是上流交际圈里面人人羡慕的名媛,但是在这一次遭遇自尊心的雪崩和失败以后,她的脸像是落了一地的板栗,那么粗糙那么难看。

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哪怕身在剧外的人,总是为这一幕感到无比心惊,所有人都说怎么会是这样啊?所有人都在叹息,并且为这人性的黑暗而感到不寒而栗,但身在其中的人,已经无暇去顾忌它是否有道德意义,也无暇去顾忌这些事情到底应不应该发生,到底是不是合理的,他们只是在自保中、在受到凌虐中、在伤害他人和被别人伤害中,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角力和周旋。

当然,战争也不是不存在好心和温暖,有人会将手中的罐头抛向路边蹲在地上的饥荒儿童,然而这些罐头只是杯水车薪,在战争之中,礼仪缺失,文化基因也无法得到传承,人人都觉得自己必须要付出更多,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才造就了这样悲哀的局面,宛如雪落在黑暗的大地,悄无声息,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