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蒙德·戴利奥 对冲基金新天王(图)

雷蒙德·戴利奥 对冲基金新天王(图)
雷蒙德·戴利奥 对冲基金新天王(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pengfei.com/,格拉纳达

他是全球最大的宏观对冲基金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创始人,他将索罗斯挤下“神坛”,在市场惨淡的2011年斩获138亿美元,问鼎全球最赚钱对冲基金经理,荣膺《时代》杂志2012年度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在欧元区尝试走向财政统一的进程中,他警告欧洲人欧债危机远未结束,“西班牙危情”将引发市场持续做空欧元区主权债务。他就是世界顶级对冲基金经理人雷蒙德·戴利奥(Ray Dalio)。

对全球金融市场而言,2011年是不堪回首的一年。据彭博社数据,去年全球对冲基金行业平均亏损5.2%,有“沽神”之称的保尔森麾下旗舰基金亏损51%。然而布里奇沃特麾下的旗舰对冲基金Pure Alpha去年则为投资者赚取了高达138亿美元的收益,基金净回报率在20%以上,打破年度最高盈利纪录。现年62岁的戴利奥也由此超越索罗斯和保尔森,成为全球最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

戴利奥在纽约长岛长大,出生在一个与投资毫无关联的家庭。他的父亲是名爵士乐手,母亲是家庭妇女。也许是受父亲的影响,戴利奥是个狂热的音乐迷,现在他在纽约市歌剧院有专用包厢,每年参加新奥尔良的爵士音乐节。

20世纪60年代,美国股市恰逢一轮牛市行情,全民炒股盛况空前。彼时戴利奥在高尔夫球场做球童赚取零花钱,而打高尔夫球的商人总把股票挂在嘴边。年仅12岁的戴利奥便这样开始炒股了。他买的第一支股票是东北航空公司(Northeast Airlines),“我买它是因为这是我唯一买得起的股票,每股不到5美元。当时东北航空快要倒闭了,但被另一家公司收购,股价随即翻了三倍。因为走运,我赚了钱,当然没过多久我就把钱还给了股市。从此我知道,要做出正确的判断是何等困难,而如果做错,又将付出怎样的代价。”

从长岛大学毕业后,戴利奥获得了哈佛大学商学院MBA学位,随后出任多米尼克经纪公司(Dominick &Dominick)大宗商品交易部主任,一年后进入海登斯通公司(CBWL Hayden Stone),利用期货帮助企业对冲市场风险。1975年,戴利奥在其曼哈顿的公寓里创立了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在工作中逐步积累起交易决策规律和投资经验。

自1975年成立迄今,布里奇沃特麾下Pure Alpha基金总共已为投资者赚取了358亿美元的收益。

1975年创立布里奇沃特时戴利奥年仅25岁,经过37年的努力经营,布里奇沃特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管理着1200亿美元的资产,该基金利用宏观投资策略,从宏观经济走势的预测及判断中获利。去年,布里奇沃特成功地预测了全球投资者会转向美国和德国国债等避险资产。

在过去20年中,布里奇沃特的旗舰基金、现有资产超过380亿美元的Pure Alpha基金,年平均回报率达15%,安然度过了20世纪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美国网络泡沫破裂、“911”导致的市场动荡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没有一年的亏损超过2%。2008年金融风暴肆虐,Pure Alpha的两种基金则脱颖而出:扣除费用后,Pure Alpha 1净回报率达8.7%,Pure Alpha 2净回报率更是高达9.4%。

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总部坐落在康涅狄格州韦斯特波特县一片茂密的林地中,是一幢不起眼的砖石玻璃结构三层楼房。自2000年以来,公司员工从不到100人迅速发展到超过800人。

和一般对冲基金不同,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并不为富人管理财富,而专门与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等大型机构合作。目前,该公司有约270个客户,其中约一半是美国国内机构,一半海外机构。布里奇沃特与投资人的关系也不仅仅是帮助后者进行投资,还向客户提供调研服务。柯达公司养老基金投资主管约翰·兰恩表示,“我不把布里奇沃特当作服务提供商,而是当作合作伙伴。”

布里奇沃特能够多年维持投资高回报并非因幸运之神的眷顾,而是戴利奥对全球宏观经济风险有着先见之明。他是最早认识到美国和欧洲经济体负债和杠杆过多存在风险的经济学家,并预言了全球经济将出现通缩(deflationary)和去杠杆化(deleveraging)进程。

据《财富》杂志报道,戴利奥早在2001年便率领他的投资团队设计了一套测量经济衰退(depression gauge)的电脑分析模型,具体方法是搜集20世纪30年代以来所有对经济环境产生重大影响的资料,逐项输入电脑系统,侦测经济体系会否发生去杠杆化,以便及早针对市场风险调整投资组合。2008年9月30日,在雷曼兄弟倒闭后两个星期,布里奇沃特的电脑分析系统便发出警号,随后美国金融系统果然出现了大规模去杠杆化进程。

如今,戴利奥操盘的布里奇沃特对欧债危机风险高度重视。该公司认为,欧债危机显然还没有结束,“西班牙危情”将引发市场持续做空欧元区主权债务。戴利奥指出,在获得欧洲央行两轮长期再融资操作(LTRO)资金后,虽然西班牙银行暂时缓解了融资困境,但并没有更强的意愿购买该国国债,其他国家银行仍持续出售西班牙国债。西班牙政府的融资缺口可能导致该国被迫寻求外部援助,且这一情况发生的可能性不断上升,这将导致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救助行动变得异常复杂。

布里奇沃特预计,全球大型发达经济体至少将面临为期10年的低增长、高通胀时期,尤其是欧洲的“僵尸经济体”,假如它们不能解决堆积如山的债务问题,则将长期保持目前的疲势。相比较而言,美国的经济形势稍显乐观,“美国至少还可以选择发行货币,这是一个非常便捷的做法。如果要股市上涨,扭转市场颓势,救市的人一定是美联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