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成名冬奥小号男孩 音乐世家传人

一曲成名冬奥小号男孩 音乐世家传人
一曲成名冬奥小号男孩 音乐世家传人

图:2月4日,小号手朱德恩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吹奏《我和我的祖国》。 新华社

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式现场,有位身着白色衣服、腰杆挺直的小男孩,在传递国旗环节,奋力鼓起腮帮,用小号吹响了《我和我的祖国》。嘹亮的乐声响彻鸟巢,让不少人泪目。这便是出生于音乐世家、仅9岁的朱德恩,他被网友称为开幕式“吹号男孩”。朱德恩的妈妈张雅楠说,从临时拿到《我和我的祖国》曲谱到录制吹奏视频发给奥组委,只有3小时,而孩子并没有接触过这首曲目,但在爸爸的“魔鬼训练”下,朱德恩顶住压力,成功入选。\大公报记者 朱烨

张雅楠说,直到直播画面切到朱德恩,家人才确认是他。“过去两个多月中,全家人以不同的角色、从不同的角度帮助他更好地融入曲目所表达的感情。”她说,“在恩恩的理解里,这首曲子中有山、有河、有诉说。”

朱德恩演出结束后说,虽然大家都觉得他非常淡定,但他其实也有“一点点”紧张,和“一大堆”的激动。不紧张的原因是已经练习了上千遍,非常有把握,很自信。激动的原因是,他不是一个人站在舞台上,也代表了很多中国人。“总的来说,我也觉得我那次演出非常good。”说到这里,他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从临时拿到《我和我的祖国》曲谱,到熟悉曲子、录成视频发给奥组委,朱德恩只有三小时的时间。而当时的朱德恩并未接触过《我和我的祖国》这首曲目。“爸爸接到需要录制视频的电话时,恩恩正在跟弟弟、小表姐一起玩耍,玩到热火朝天时突然一下被爸爸‘抓’到书房,开始了‘魔鬼训练’。”张雅楠回忆,打磨曲子的时候,书房里传来了恩恩哭泣的声音,“他突然从玩耍切换到紧急训练的状态,哭是正常的,但是他能够顶住压力,坚持在7点前将视频呈交上去,我非常惊喜和意外的。”

朱德恩出身于音乐世家,爸爸朱光是著名小号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小号专业教授,爷爷朱尧洲是新中国第一代小号演奏家,奶奶商澄宋是中国钢琴家。张雅楠笑着说,“爸爸对学生会讲究方式方法,但对儿子就有点‘简单粗暴’,非常严格,希望儿子高效、零瑕疵的完成作品。”7点后,朱德恩一家正在吃晚餐,爸爸收到消息,激动地拍了一下桌子,难以置信地喊道,“不会吧!”那是北京冬奥组委反馈给学校外联部老师的信息,朱德恩成功入选。

从此之后,全家进入了“备战”状态。朱德恩从2021年6月才正式开始学习小号,半年来每天都保持半小时至一小时的练习时间。但接到入选消息后,练习时间和难度被大幅提高,最长一天可练习4个小时。“恩恩2、3岁开始画画,4岁跟着奶奶学习钢琴,去年开始练习小号。”朱德恩的奶奶常说“不要用手指弹钢琴”,要把对曲目的感受通过触觉传递给琴键,用音色表达喜怒哀乐。在妈妈看来,从小的耳濡目染加上其他艺术修养相辅相成,使他吸收能力强,小号进步很快。

“接到任务后,我们针对曲目让他看了相似题材的电影,也看了韩红演唱的MV。”张雅楠为启发儿子,把祖国换成了妈妈的概念。“妈妈会为了你变得坚强勇敢,但妈妈也有脆弱的时候,同样需要你的帮助和爱。”奶奶说,“我在你的演奏里听到了‘诉说’,你仿佛在对着剧场最远角落的那个人诉说。”恩恩还懵懂地反问奶奶,“你听到诉说了吗?真的吗?”

张雅楠认为,绘画对于朱德恩理解曲目也很有帮助。朱德恩说,他在演奏时看到了山与河的画面,音乐是有颜色的,有色彩的。“全家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帮助恩恩理解曲目。”虽然时间短、任务重,但朱德恩从没有出现崩溃或反抗的情绪。“当爸爸发现孩子情绪快要触底时,就降低曲目难度,或者选择恩恩喜爱的爵士风曲目练习。”她说,“爸爸能够准确地把控恩恩的情绪走向,也能及时调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