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com进入,万物皆浪漫比如牛尿和芒果叶

bob.com进入,万物皆浪漫比如牛尿和芒果叶
bob.com进入,万物皆浪漫比如牛尿和芒果叶

也是艺术史上最古老的颜色之一,本期将向您娓娓道来黄色颜料的重口味发展史。

src=旧石器时代 艺术家们 经常使用的主要颜色还有黄色。这种黄色也是一种天然色素,来自黄赭石,因含有水合氧化铁(Fe2O3 · xH2O,x 为结晶水个数)而呈现黄色(图 1)。

赭石颜料在古代的地中海地区,是最常用的天然矿物质颜料,古罗马人在绘画中使用黄赭色来代表金色和肤色,也经常应用在壁画的背景色中(图 2)。

src=但是赭黄色更接近木头的黄褐色,远不及黄金和花朵的黄色那么明媚动人,于是产生了由锡、锑、铅合成化合物制成的更为艳丽的黄色。

古埃及人已经掌握了将铅和锑矿石结合起来的方法,制成更接近于黄金的黄色,这种黄色化合物是锑酸铅(Pb3(SbO4)2)。古埃及人在墓碑画中广泛使用黄色,(图 3)因为他们认为黄色代表黄金,黄金被认为是不朽、永恒的和坚不可摧的象征。

13 世纪,制作水晶玻璃的副产品——铅锡黄(Pb 2 SnO 4)的出现,在油画史中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那些著名画家使用它的频率很高,又被称为古代大师的黄色。比如在文艺复兴时期,被拉斐尔、提香等大师广泛使用(图 4);在巴洛克时期,被维米尔、伦勃朗等大师频繁使用(图 5、6)。但作为一种含铅的颜料,如果摄入、吸入或接触,都会带来中毒的危险。

十八世纪初,铅锡黄几乎完全被那不勒斯黄(Pb2Sb2O7)取代。之所以命名那不勒斯黄是由于人们在意大利那不勒斯地区,发现了一种天然淡黄色矿物:水锑铅矿(bindheimite),它正是古埃及人合成的锑酸铅黄颜料的主要成分(图 7)。

但是这种天然矿物并没有被作为颜料使用,当时意大利人制作那不勒斯黄的方法是通过加热铅、锑、酒糟和盐的混合物。由于含重金属铅和锑,这种颜料带有很强的毒性。今天我们仍可以购买到那不勒斯黄,但是用安全的颜料(如镉红、镉黄、锌白)混合调制而成,不含毒性。

1797 年法国化学家沃克兰 ( L.N.Vauquelin ) 在赤铅矿中发现了一种新元素,命名为铬(Cr)。铬酸铅(PbCrO )在自然状态下以赤铅矿的形态存在,当它在实验室被人工重组时则会变成亮黄色。在印象派、点彩派、野兽派等等艺术家的作品之中,我们可以看出铬对 19 世纪艺术蓬勃的发展起到的推动作用(图 8)。

新颜料的诞生仿佛带来了一束阳光,点彩派画家修拉(Georges Seurat)说,阳光本身带有的就是一种金橘质感的黄色(图 9)。

src=乔治 · 修拉,格拉沃利讷的海景,1890 年(图 9),来源:colourlex

使铬黄退出历史舞台的原因,一是颜色的稳定性不佳,容易变得灰暗;二是因主要成分为有毒的铬酸铅(PbCrO )。这也可能是导致酷爱用铬黄的梵高,精神状态每况愈下的原因之一(图 10)。

src=还有一种比那不勒斯黄和铅锡黄更夺目的黄色——雌黄(As2S3),是一种深橙黄色硫化砷矿物,有剧毒。雌黄一名最早见于《黄帝内经》 ( 公元前三世纪 ) ,可作中药药用。雌黄还是一种从亚细亚出口到欧洲的颜料,色调华丽却价格昂贵。在 19 世纪早期,欧洲也从中国进口雌黄,因此它在英国一度被称为中国黄(图 11)。

src=无论是东西方,雌黄都曾长期被用于绘画(图 12),在 5 至 8 世纪的中亚壁画中也曾发现使用雌黄的痕迹(图 13)。

雌黄在我国还有另一种用途:做涂改液。当时人们用黄色的纸写字,如果写错了就用雌黄涂抹覆盖,信口雌黄这一成语由此而来(图 14)。

src=唐人书陆机辩亡论,约公元 7-9 世纪(图 14),来源 :国家图书馆

到了中世纪,雌黄的毒性已远近闻名。意大利艺术家切里尼(Cennino Cennini)在他 14 世纪晚期写的手册《Il libro dell arte》中提到雌黄有毒性,并建议画家切勿将其沾染上嘴唇。

常与雌黄同时出现的雄黄(AsS),经氧化可以变化为雌黄。我国四大发明之一——火药,其主要原料就是雄黄。因含有毒性很早被人熟知,在古希腊和我国古代的医药、畜牧业也有丰富的应用史。在中亚早期被用作颜料使用(图 15)。

src=在殖民主义时代,欧洲帝国通过殖民的渠道来获取一种华美明艳又无毒无害的黄色颜料。17 世纪的荷兰绘画开始出现一种来自殖民地大陆的印度黄颜料(图 16)。

由贸易船运来的颜料呈黄绿色球状,散发着辛辣尿味的脏污表面下有着鲜艳又干净的内芯(图 17)。对于它的成分,坊间有许多新奇的猜测;一些人说,颜料的主要成分是蛇或骆驼的尿液,另一些人则说,它是由食用姜黄的动物的尿液制成的。

19 世纪晚期,印度当地官员通过调查发现:有一群畜牧主只用芒果叶来喂养牛,并在牛的尿液中提取印度黄色素。这种色素有着复杂的化学成分,它包含了一种由芒果叶经生物肾脏代谢后产生的含盐化合物(图 18)。

src=印度北部的拉格玛拉拉杰普特绘画,1700(图 18),来源:colourlex

据说这些牛没有任何其他的营养来源,所以健康状况很差(芒果叶可能有轻度毒性)。在印度,由于对牛的照料不周是一种渎神行为,所以自 19 世纪 90 年代起,法律明文禁止了 印度黄 的生产。

src=1817 年德国化学家斯特罗梅耶(Friedrich Stromeyer)在炼锌时的副产品中发现了一种新的金属元素,命名为镉(Cd)。两年后,在对这种元素进行化学实验中,他又发现这种元素可以与硫结合,生成一种尤为鲜艳的镉黄(CdS)。

到 19 世纪中叶,炼锌规模的扩大增加了镉的生产,于是这些材料以镉黄颜料的形式出售给艺术家(图 19、20)。

19 世纪兴起的纺织品工业染料之一苯胺黄进入了商业销售市场,在现代涂料、印刷、纺织等领域中广泛应用(图 21)。

与那不勒斯黄、雌黄和印度黄的时代相比,近代工业化制造出的颜料所装饰的世界似乎显得乏味无趣,仿佛成本的下降是以浪漫的牺牲换取的。但艺术家们对新奇的渴望和对传统的依恋同样强烈,从没放弃过寻找新的材料,也热切欢迎科学的助力。正因如此,艺术与科学、工业与设计的结合永远散发着活力。